您或許會懷疑氫氣吸入體內會危險嗎? 氫氣有為工業氫與食用氫,攝入至人體內的氫氣一定要百分百的純氫,氫氣純度值需達到99.995%。

日本、美國分別於1996年、2004年將氫分子列入合法的食品添加劑,2016年日本更將氫氣吸入療法納入「先進醫療B類」。

氫氣分子對許多疾病具有治療作用。許多動物實驗研究發現,吸入濃度為1-4%的氫氣對腦缺血。但是氫氣臨床應用需要有對患者的隨機對照試驗,2017年7月來自順天堂大學藤小野Hirohisa Ono 教授在開放雜誌The Journal of Stroke & Cerebrovascular Diseases上發表最新臨床研究結果,首次證明人類腦缺血患者吸入氫氣是安全的,多項臨床指標顯示氫氣對腦缺血具有治療作用。

這個研究論文的核心內容包括:

  1. 腦核磁共振成像結果中顯示患者腦組織壞死程度的相對信號強度氫氣治療組明顯好於對照組 。
  2. 判斷患者病情嚴重程度的NIHSS臨床評分明顯好於對照組 。
  3. 物理治療採用Barthel指標也明顯好於對照組。

當然研究規模還不夠大,仍然沒有達到將氫氣作為臨床應用治療腦缺血藥物的標準,但氫氣對腦缺血治療安全有效今天就有了實質性人體證據。

論文討論是作者根據研究結果進行的理論分析,代表了作者的觀點和想法,往往能體現作者的理論高度和水準,也是值得閱讀的部分。前段時間已經分別就論文背景、研究方法和研究結果分別進行了介紹,為了讓大家對文章有一個整體瞭解和把握,今天給大家對論文討論部分進行解讀。

研究氫氣的意義,就是有可能有應用價值:大量研究說明,氫氣對多種疾病的預防和治療具有潛在價值。使用氫氣的方法很多,如呼吸氫氣、飲用氫水、注射氫水、氫水洗澡、滴眼液等。吸入氫氣可以快速攝取氫氣,更適合於急症患者。注射和飲用氫水也可以,但是急救患者對液體的使用量要求比較高,口服也往往被限制。因此吸入氫氣從安全性和可行性角度考慮是上選。

研究患者大多數超過75歲,包括90歲以上。氫氣吸入治療沒有發現任何明顯的副作用和併發症,而且可以提高血氧飽和度。這些結果提示,氫氣吸入非常安全,可用於包括老年人在內的多數人群。本研究採用隨機分組,分組隨機性比較理想,兩組患者的基礎情況沒有明顯不同。所以在分析最終研究結果時沒有考慮需要調整的因素。

腦梗死組織中會發生多種病理生理過程,例如能量耗竭、細胞膜完整性破壞、炎症反應、興奮毒性、氧化應激、細胞壞死凋亡和血腦屏障破壞造成的組織水腫,最終腦組織會出現不可逆損壞。除了作為抗氧化劑外,氫氣也能調節許多信號分子和許多炎症等相關基因表達。小劑量氫氣如何調節多種信號分子的機制目前並不清楚,最近研究提示,氧化應激可以通過自由基鏈式反應使磷脂產生生物活性分子,可能是影響信號分子和基因表達的重要原因。

氫氣和衣達拉奉都具有中和羥基自由基的作用,有研究報導氫氣對動物腦缺血的治療效果比衣達拉奉更理想。本研究所有對照組患者都接受了衣達拉奉,同時對照組24%的患者接受argatroban治療,76%的對照組患者和100%的氫氣治療組患者還接受了ozagrel治療。argatroban和ozagrel的作用類似,因此判斷氫氣的作用不會受到受用這些藥物的影響。這一研究結果說明,吸入氫氣對人類腦缺血患者比使用衣達拉奉效果更理想。

核磁共振成像結果表明,氫氣治療組比對照組腦梗死區域組織病理損傷更輕,恢復速度更迅速。治療14天,相對損傷指數恢復到接近正常水準,治療第10天仍然有輕微損傷,損傷往往是血腦屏障破壞後炎症性血管源性腦水腫。對照組無論是損傷高峰還是恢復過程組織損傷程度都顯著超過氫氣治療組。結果提示,腦缺血後第5天氫氣治療組就開始恢復。核磁共振結果說明氫氣不僅對腦缺血組織半暗帶有作用,對缺血核心組織也有作用。說明如果能更早開始使用氫氣治療效果會更理想(本研究是6小時後開始治療)。

作為氫氣治療效果的評價指標,NIH中風評分也比對照組出現更明顯好轉。尤其是在治療後3天,氫氣治療組已經顯著好於對照組。患者日常生活活動能力是利用物理治療資料進行評估,結果發現氫氣治療組多種指標好於對照組。

結論:氫氣吸入對急性腦缺血患者是安全有效的治療方法。氫氣吸入可作為急性腦缺血的潛在可行的新型治療方法。

Hydrogen Gas Inhalation Treatment in Acute Cerebral Infarct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Study on Safety and Neuroprotection

Hirohisa Ono, Yoji Nishijima, Shigeo Ohta, Masaki Sakamoto, June 2017 Journal of stroke and cerebrovascular diseases: the official journal of National Stroke Association 26(11)